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济世药尊_ 三百一十六章 目不识丁-

时间:2021-05-28 16:3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胡子东小说济世药尊 三百一十六章 目不识丁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众人闻听何欢这番话俱是一怔,尤其是凌浩然,更是双唇紧紧地抿在一起,对于他来讲门下食客无数,有能力的更是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何欢虽然也能称其为食客,但是却在众多幕僚中并不出众,在他眼里最多也就是跑腿的,所以对他也并没有多大期望,可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,却干了一件很多人都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的事情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凌浩然心中的波动,一旁的温子琦心中登时一急,便不顾礼节出言询问道:“那你躺下之后还听到他们说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凌浩然登时明白现在不是多愁善感之时,便连忙稳了稳心神,也跟着附和道:“对,当时在被他们控制之前还听到他们说什么了嘛!”

    “控制?”何欢双眉一蹙,一脸诧异的看着众人,尤其是看向凌浩然的眼神,更是充满了疑虑,在他心目中眼前之人向来是不说妄语,便连忙凝眸回忆一番。

    烛火摇曳生姿,印在众人眸中更是另有一番风味,随之一声“噼啪”爆烛声,何欢一脸纠结的昂起头,小心翼翼地对着凌浩然回禀道:“回公子的话,小的实在想不起来,当时还听到什么,因为...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蓦然觉得此等小事若是拿出来在其面前谈论,就与浪费其宝贵的时间没有两样,便将已到了口边的还唤了下去,换做一声长长的轻叹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等小事没人会留意,可是让其惊讶地是,就在众人默然片刻之后,一旁的温子琦蓦然问道:“这才过去多久,你不可能什么都不记得吧,你是不是吃了什么药?”

    这一声来的突兀,惊的众人俱是一愣,尤其是何欢,更是双眸直勾勾盯着温子琦,似乎在诧异此人是如何知道这种小事的呢?“回公子的话,此是说来与小的所患的疾病有着一定的关系!”

    “你身患何疾?”一直在一旁双唇好似焊在一起的凌浩然,蓦然插言问道:“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你身患疾病?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何欢脸色一僵,满脸担忧地说道:“回公子的话,准确来说小的这应该不能算是疾病,就是晚上很难入睡而已。”

    话说于此,蓦然间觉得如果被凌浩然嫌弃,可能会被驱逐出府,便连忙磕头哀求道:“公子,小的真的不会影响您安排的任务的,请你万万不要将我逐出...”

    凌浩然心思何等聪慧,未待他话说完,便知道他在担忧什么,便连忙摆了摆手说道:“你无需这样,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,你放心待在我身边就好了!”

    这话虽然说的平淡无奇,可是在何欢耳里却比那余音绕梁的仙糜之音还要动听许多。便连忙磕头叩谢不止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!”凌浩然连忙抬手示意何欢站起来回话,语气幽怨地说道:“你跟我又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难道不知道我不喜欢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嘛?起来回话便是了!”

    话已至此,在场之人俱了神情一愣,尤其是何欢,脸颊的肌肉更是微微抽搐了几下,连忙照着凌浩然的话乖巧地站起来在一别回话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自幼晚上就难以入睡,家中也是遍访了周边的名医,但是于事无补,父母也是为此苦不堪言,后来成年之后自己也是跑遍了大江南北,终于求的一剂妙药,只需轻轻一闻,便可整夜无梦。”说着面露惋惜之色瞟了一眼床下。

    动作虽然极度的隐晦,但还是被温子琦察觉,便连忙顺着何欢的目光向床下望去,只见在靠近床脚的地方躺着一个白胚蓝底的小瓷瓶。

    “是这个吗?”温子琦俯身将瓷瓶拾起交还到何欢手中,笑眯眯地说道:“看你刚才的紧张样子,丢了这个东西恐怕今晚难以入眠了吧。”

    何欢伸双手接过瓷瓶,轻瞟了一眼手中之物,便强颜欢笑地说道:“多谢公子好意,不过也于事无补了,这瓶中的药被我一紧张给整个吞了下去了!”

    “吞了下去?”一直默不作声的凌浩然面露不解地说道:“刚刚我听到你说的是平常只要闻一闻便可以安然入睡了,这一次为何要整个吞下去呢?”

    心思聪慧的温子琦好像猜到了当时发生了什么,便慧黠一笑,解释道:“他那里是自愿的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应该是当时时间紧迫,他又躺在床上,这一紧张忙中出错整个给自己灌了下去,是吧!”

    听罢此言,凌裴二人俱都将目光移到何欢身上想要去求证,可何欢所流露出来的表情已不需要他二人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凌浩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语气幽幽地说道:“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多做纠结也是不能改变其丝毫,只是这线索就到这里断了...”

    话说于此,神色不由一伤,便轻轻拍了一下何欢的肩膀,安慰了两句,便移步到窗前望着夜空中的繁星黯然伤神。

    厢房内的气氛瞬间便的凝滞起来,不用说心怀愧疚的何欢垂首而立,连大气不敢出一声,生怕会扰乱了凌浩然的心思。就连一向老是嬉皮笑脸的裴渊庭也双眉紧紧地锁在一起,望着摇摆的火焰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“一有心事就看月亮!这都跟谁学的?”一句戏虐的声音蓦然划破了凝滞的空气,温子琦伸手从面露讶色的何欢手中拿过小瓶,晃动这说道:“这叫成也小瓶,败也小瓶,你知道嘛?”

    本就心情有些不悦,又逢温子琦出言调侃,凌浩然双眉一蹙,没有好气地说道:“子琦,我现在没有心情开玩笑,你还是不要做这种只有老裴才会做的事情了!”

    被蓦然提起的裴渊庭,登时好像被踩这尾巴的猫一般,立马站起来辩驳道:“唉,你这话我就有点不明白了,什么叫做只有我才会做这种事情,我跟你说啊,我调节气氛的手法可不是这么拙劣好不好!”

    呃...

    凌浩然微微一错愕,简直那此人没有任何办法,便双肩一耸,放慢语气说道:“我知道你二人是好心,但是我现在确实是被诸多烦心事弄的脑袋发胀,所以...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干老裴那种事呢!”温子琦轻切了一声,一脸讥讽地瞟了一眼裴渊庭,方才转过身来对着何欢说道:“我觉得你家公子应该找你没事了,你回去休息好了!”

    话已至此,在场的人都不是呆傻之人,自然知道这话的意思是什么,只不过何欢却没有马上动身,而是抬头望了一眼凌浩然。

    “你也累了,早点回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何欢没有任何辩驳,深施一礼后,便迈步从厢房走了出去,出了门后还懂事的将门缓缓地带上。

    脚步声刚从耳边消失,裴渊庭便迫不及待地说道:“我也是服了你,你随便找个理由不就可以了,再不济你就说一句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,你下去吧,非要说你也累了,他可是睡了一天一夜那里累!”

    凌浩然嘿嘿一笑,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,只是轻飘飘地说了一句,“驭下之术,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!”说罢便迈步来到桌前,将烛火吹灭,压低声音说道:“现在可以说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哎,你为什么把灯吹灭呢!”裴渊庭正愁没有地方反驳,如此良机怎能让其轻易流过,便悻悻地说道:“大户人家的孩子,做事老是这么不着边际!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!”凌浩然叹息一声,语若游蚊般地说道:“这是子琦教给我的,现在我们在屋内是暗,倘若有人来从外面进来,那叫敌明我暗!”

    呃...

    温子琦微微一错愕,脸颊的肌肉抽搐了几许,方才轻叹一口气说道:“要学你就好好学,学点皮毛就开始炫耀,幸亏老裴目不识丁,要不然你非丢人不可!”

    这番话一出口,二人俱都怔住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蓦然良久,凌浩然才喃喃道:“这一句话将我们两个人损的是一文不值,要不是我看他对我还有点用,我早就将他哄出这个房间了!”

    三人俱是聪明之人,有些话并不需要说的太明白,就这般一说一闹,气氛瞬间变得不在像之前那般凝滞。

    对于二人这般在陪自己玩耍,凌浩然心中一暖,轻笑了几声,便一脸正色地说道:“子琦,你将何欢支开是不是又什么发现呢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温子琦似乎也知道他对这件事颇为在意,所以未待他话音落地,便接着说道:“你记得我问过你,何欢知道你多少事情这件事吧!”

    凌浩然闻言一怔,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有次一问,心中虽然有些惊讶,但是嘴上却丝毫没有耽搁,沉声道:“记得!这才过去多久。”

    好似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一般,温子琦还未待他话音落地,便又追问道:“那你之所以心烦,不也就是无法知晓此人到底有没有显露的秘密对不对!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凌浩然双唇抿成一条直线,默然良久,方才从齿间缓缓挤出两个字,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